《错爱》

忍不住想

上一页 介绍 下一页

苏凡闭上眼,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涌动着。而她的心,也一下下被撕裂着疼。

她不知道该怎么办?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看待这件事?

可是,曾泉不知道,苏凡的脑子里一直的想这件事。

和苏以珩一起带着bobo去见“奶奶”的时候,苏凡一路上一言不发。

杨思龄是在骗她,还是说的真话?

她不知道杨思龄所说的那个人是她,还是别人。

想起那一晚曾雨在家里说的事,想起——

“嗯,我知道了,以珩。”曾泉道。

“你,还是没有印象吗?”苏以珩问。

颖之便带着他去各种趴,各种玩,跟过去一样玩,什么都不管,反正就是个玩儿。而杨思龄,就在那个时候出现了吗?

可是,他怎么会和杨思龄那个呢?真是奇怪?他,他那段时间的确是心情很不好,很不好,可他也没有和女人再做那种事啊!怎么就偏偏是杨思龄——

闭上眼,曾泉让自己陷入深深的记忆,努力从哪些模糊的记忆中寻找出蛛丝马迹。

杨思龄,长什么样子?

可是,他想不起来,什么,都想不起来。

那段记忆,就好像从大脑里被抹掉了一样。

究竟,怎么回事?

接到沈家芝电话的方希悠,乘车来到沈家芝的店里。

店里客人很少,偶尔有那么几个,都是悄声说话,因此,方希悠推开店门的时候,几乎没有什么声音。

“曾夫人,您好!”店长马上就迎了上来,问候道。

“您好,沈小姐呢?”方希悠问。

“老板在楼上接待客人,刚来了两位客人,老板在亲自接待。您跟我来,在这边休息一下,我去找老板——”店长道。

“不用了,我在这边坐着等就好了,别打扰其他客人。”方希悠道。

于是,店长便领着方希悠和她的秘书警卫,一起来到了二楼的一间休息室。

“您是要看纽扣,是吗?”店长让人给方希悠泡咖啡,然后问道。

“嗯,您先把样式拿过来我看看。”方希悠道。

店长便赶紧差人去拿了样板。

“没有,我只记得那个时候和颖之一起去玩过好多地方,但是对那个女人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”曾泉道。

“没关系,我们慢慢查吧!”苏以珩道。

因为苏凡并没有把曾泉醉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告诉苏以珩,此时苏以珩也就没有和曾泉说,曾泉也就不知道自己当时居然——

因此,这一路,大家都是悬着心的。

与此同时,在沪城的方希悠和曾泉两个——

曾泉依旧是忙着公事,关于那件事,只有接到电话得知进展而已。但是,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虽然前途还一片模糊,但是至少没有之前那么迷茫了。毕竟,有很多人都参与进来了,大家都在想办法解决。这些,足以让他感激了。苏凡、颖之、霍漱清、以珩,还有顾希,还有文姨,大家,所有的人,都在尽全力帮助他。

苏以珩看着她,心里也觉得奇怪,苏凡这是怎么了?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事吗?

只有bobo一路上很开心,她知道自己要去见爸爸的奶奶,就很开心。一路上叽叽喳喳说着,见苏凡不说话,她就一直缠着苏以珩问东问西。小孩子哪里知道大人们的争斗?她只是觉得自己可以见到爸爸的奶奶,真的很开心。

没办法,苏以珩只有陪着小孩说话,好在他自己也是经常在家陪孩子。是的,只要回家,苏以珩一定是陪着孩子或者妻子或者母亲的,陪孩子这方面,他也算是表现不错。尽管他陪孩子的时间很少,可是,用教育家的话说,有效的陪伴,不是看时间,而是看质量。那么,苏以珩这个爸爸的陪伴效果,一定是高质量的。

就在苏以珩给顾希打完电话之后,他又给曾泉打了一个,把情况告诉了曾泉。

曾泉听着苏以珩说的话,一言不发。

“你放心,我会盯着的。不会出问题。”苏以珩道。

因此,现在在这里应付bobo,对他来说也不是件困难的事。

尽管作为江采囡父亲江丰年已经说服了叶首长放弃行动,不要去和曾家抢孩子,而叶首长也答应了,可是,今天这一路,苏以珩手下们的护卫工作,也丝毫不敢有懈怠。

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的时候,曾泉就使劲回想当初的事。

从以珩的描述来看,和杨思龄那件事应该是和希悠结婚前那阵子发生的。那个时候,为了苏凡的事,他和父亲闹了一场,父亲当时甚至下令要让姚省长把苏凡——他是拼死和父亲去争取的,结果父亲就让他答应了希悠结婚。于是,他答应了结婚,可心里——

阅读错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梦幻小说网(www.pan5.net)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猜您喜欢

错爱